走进康芝

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儿童药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公司积极践行“儿童大健康战略”和“精品战略”,致力于打造中国儿童大健康产业的领军品牌。

投资者关系

康芝药业始终关注投资者权益,不断完善公司治理,提升服务水平。公司提供了多种沟通途径和平台,希望实现与投资者的良性互动。

康芝资讯

康芝药业积极践行“儿童大健康战略”和“精品战略”,致力于打造中国儿童大健康产业的领军品牌。

生产与研发

康芝药业在海南、北京、河北、辽宁、广东等省市拥有五大高度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基地,并正在广东中山筹备建设符合欧盟标准的新生产基地。公司拥有先进的研发设备和优秀的研发队伍,累计投入研发资金数亿元。

市场营销

康芝药业在国内拥有近千个代理商,超过4万个销售终端,并拥有一支富有专业精神、实战经验丰富的营销团队,营销网络覆盖全国。

产品专区

康芝药业深耕儿童用药市场多年,形成了完善的产品格局,拥有以“康芝”为主品牌的儿童药品集群,推出了以“瑞芝清”、“康芝松”、“康芝泰”、“金立爽”等为代表的独具康芝特色的明星产品。

社会责任

2011年,康芝携手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共同成立“康芝红脸蛋基金”,通过红脸蛋图书馆捐建、儿童健康关爱、爱心家访、物资捐赠等多种形式的公益行动,惠及千万儿童。

工作在康芝

康芝药业人才发展以“学习、提升、创新、发展”为指导,遵循“企业以人为本、人才发展以用为本”的科学管理理念,为员工合理设计职位发展序列,搭建畅通的员工职业发展通道。

客户服务

康芝将秉持“真诚、关爱、创新”的企业精神,以专注儿童健康为己任,致力于安全、有效的儿童药物研发,做先进科技应用于儿童健康产品与服务领域的先行者,做儿童健康生活、健康成长的推动者和守护神。

您的位置是:首页>康芝资讯>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Media report

儿童药老大难问题,水涨船难高


  儿童用药,是我国药品市场一大难题。绝大部分家长都有“掰药”的经历,也有不少医生为患儿开成人药,按“小儿酌减”原则,然而,该如何把控“酌”?除了培养良好的用药理念和用药习惯,儿童药供需矛盾也亟待解决,在国家日益重视儿童药问题以及诸多政策利好背景下,还需加紧儿童药研发,完善市场机制等,绝非一个“上调入市价”就能解决。


儿药政策虽利好,火候尚缺

  一直以来,我国儿童药存在诸多问题,尤其是儿药产品严重匮乏。据有关数据统计,在药品临床试验注册项目中,国产药品注册信息达到165151条,但儿童药仅有2698条,占1.63%。针对此种情况,近年来国家层面给予了高度重视,特别是2014年5月份由国家五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更是近十几年来我国关于儿童用药的第一个综合性指导文件,在此之后相关部门还陆续发布了许多相关配套政策。

  对此,康芝药业执行总裁朱学庆表示,我国高度关注和重视儿童的健康成长,先后出台了多项政策,国家《意见》及相关配套政策的陆续出台,充分体现了国家保障儿童用药的决心和意志,在国家多重政策的利好叠加之下,终将会形成政策合力。同时,儿药研发清单、优先审评通道、到直接挂网采购儿药、医保目录收录儿药品种等一系列政策,也提振了国内企业开发、生产与经营儿童药的信心。长期看来,有利于缓解我国儿童用药方面的一些问题。贵州润生制药集团董事长陈修仕也认为,儿童用药系列保障措施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儿童药不足的问题,特别是在医院临床用药、儿童药品研发报批等方面有一定助推作用。不过他也指出,想要有效解决儿童用药长期存在的问题,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尤其是用药理念和用药习惯方面,这些都需要一个长期教育的过程。

  但重庆希尔安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犁则坦言:“虽然近些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儿童用药发展的政策文件,但是只能说明目前国家开始重视儿童用药领域存在的问题,并引起了全社会去思考这些问题。而站在企业的角度来讲,个人认为政策未能真正全面落地,执行尚缺火候。”

  正如陈犁所说,在国家政策重视和利好之下,儿童药依然存在不少问题。事实也确实如此,从现状来看,我国儿童用药不当、品种匮乏、专业的生产企业少等现象仍然存在。在陈犁看来,核心原因在于国家对儿童用药在定价机制及医保报销环节重视度不够,或者说医保报销环节滞后,没有给予儿童用药更优厚的价格、福利政策待遇,没有把儿童享受医改红利放在一个比较优先的位置上。他认为最能利好儿童用药的政策在医保报销环节,政策应该考虑给予儿童用药更高的医保福利待遇,从三医整合联动的角度促进儿童用药的创新发展。陈修仕则从三方面指出儿童药老大难问题,第一,社会对“儿童要用儿童药”的理念认识和重视不够;第二,儿童药品研发和报批难,而且得不到根本解决;第三,儿科医生和儿童医院相对匮乏,儿童得不到及时和准确的诊疗服务。

  虽然我国儿童药问题备受诟病,但我们依旧能够感受到国家层面的努力。朱学庆就指出,从政策发布到落地实施,再到企业将政策转化为生产力,这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另外,相比较其他国家,我国用了相对较短的时间,基本解决了十多亿人口的看病和用药问题,成绩显著且不易,同时也是目前许多国家无法效仿和实现的。而特殊人群用药,特别是儿童用药问题,目前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


“20%”的合理性,“4”的趋势预测

  总体看来,对于如何解决儿童药问题,国家依旧走在不断探索前进的路上,而部分省市也对支持儿童用药发展做了一些尝试。近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就对儿童药入市价进行调整,发布了《关于公示2017第一批儿童专用药最新中标价格申报信息及入市价调整信息的通知》(下称《通知》),将4个儿童用药入市价上调20%。在当前招标整体降价趋势下,儿童药价格却又逆势上涨,陈修仕表示这种现象至少说明三点:1、国家对儿科用药的支持力度有增无减;2、专业儿科药品相对缺乏,议价主动性越来越强;3、儿童专业用药市场需求大。对此,陈犁补充道,广东儿童药入市价上调,对于生产企业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也反映了当地政府对儿童用药重视的一种态度。

  在朱学庆看来,提高儿童药入市价的做法符合国家《意见》及相关配套政策,也是落实国家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一项重要举措。“历经多年招标,国产药品价格基本进入合理区间,部分药品因成本上涨等原因,中标价格已接近成本,甚至出现倒挂,国家为保障常用药品的生产供应,及时推出并实施了低价药和短缺药品政策。然而在2015年之前的招标中,儿药品规没有被区别对待,中标价格一降再降。但儿药品规的研发、生产与经营成本比成人药品要高,受招标降价和成本上升的两头挤压,儿药基本是微利或是亏损,企业积极性受到严重打压”,他特别提到,“此次广东提高儿童药的入市价格,是在原来较低的价格基础上上浮20%,这将会激发企业积极申报、生产与供应儿童必需药品,进而盘活一些原本因价格过低无法经营的品种,同时,也可以保障部分儿童病症的临床用药需求。”

  不难看出,此次《通知》的重点在于规定的“入市价调整规则”,即入市价的上调幅度不得超过原入市价20%,而此次4个品种调整都达到了相对较高的上涨幅度。关于“20%”这个数字的依据从何而来,大家意见并不一致。陈修仕认为其依据的是临床的实际需求和市场经济调控机制,陈犁认为是以外省中标平均价以及广东入市价低值为准,朱学庆则表示,入市价上涨的主要依据是为落实国家《意见》,对儿童用药价格给予政策扶持,鼓励儿童用药研发创新,保障儿童用药生产供应,满足儿童临床用药需求。至于此次涨幅是否合理,诸位都纷纷表示其具有合理性。“我们认为儿童用药适当给予价格调整可以起到对儿童用药发展的一种促进作用,众所周知,儿童用药生产研发成本都较成人用药高,如果不能适当提高儿童用药价格,企业将缺乏研发生产动力。”陈犁如是说道。

  从《通知》中可以看到,此次入市价上涨的4个品种分别为双黄连口服液、小儿复方氨基酸注射液的两种规格以及酪酸梭菌活菌散。而在此前,广东省曾发布过五批儿童专用药上调入市价的名单。那么,广东省这次调整的品种选择有何考量,今后在品种方面会有怎样的趋势?

  朱学庆指出,双黄连口服液、小儿复方氨基酸注射液是在前五批已经调过入市价的品种,酪酸梭菌活菌散是新增品种。在品种选择方面,主要还是以遴选条件作为考量标准。个人判断今后调整趋势,广东省将会陆续对申报且符合遴选条件的品种给予调整。陈犁则指出,通常我们认为儿童呼吸、消化系统用药及营养补充剂的市场比较大,而此次调整的品种恰好都是上述领域的常用儿童药。因此,满足临床需求、安全性高的儿童常用药会优先考量。对此,陈修仕持不同观点,他认为此次调整的产品都是儿童用药领域较稀缺、新增医保的产品。所以今后在品种上也会往儿童用药领域较稀缺、治疗领域较独特、新增医保产品方向发展。


供需矛盾,解铃还须系铃人

  针对这次广东省上调入市价的举措,有观点表示,在广东省的做法下,未来也许会有更多的儿童药实现在招标中价格上涨,其他省份或会出现类似于广东省的做法。陈修仕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在儿童专科药品缺乏,一些疗效独特的专科药品拥有较大溢价空间的情况下,会有一些临床有需求、疗效独特的儿童专科药品价格上涨。陈犁也表示未来会有更多的儿童药实现在招标中价格上涨,不过他提出,如今招标价格越来越受制于医保基金的支付能力,广东的做法可以说是一种试点尝试,而纵观各省,它们的基金收支水平、能力是不一样的。

  为此,朱学庆指出一个问题:入市价不等于中标价。在他看来,上调入市价暂时会让部分儿童药品的中标价格逐步回归至合理水平,提高儿药生产企业的积极性,满足儿童部分病症的基本用药需求。但同时他也指明,广东省自2015年10月8日公布了第一批儿童专用药调整目录,至今已有近2年时间,然而目前国内尚无其他省份参考广东做法,其中主要原因在于,广东是药交所模式,入市价属广东省特色,其他省也无从上调入市价之说。

  其实,除了国家和地方现有的相关政策中诸如上调入市价等举措,想要真正解决儿童药问题,还需要从多方面着手。陈犁就提出,由于儿童用药定价机制不合理,或者说长期依赖于成人用药定价机制,所以如何建立一种有利于儿童用药定价机制,才是有效缓解儿童用药供需矛盾之道,才能杜绝儿童不合理用药现象,促进儿童药市场健康发展。同时针对儿童疾病和用药卫生,医保部门应考虑建立单独的儿童用药目录、医保支付方式和标准。对此,陈修仕认为,解决儿童药问题,一是从源头上鼓励儿童药品的研发、生产;二是实现有效机制,促使儿童要用儿童药;三是利用市场经济杠杆,促进儿童药品使用。

  朱学庆则希望国家和地方在招标采购、医保报销与支付价格等方面能适当放宽适宜儿童用药的品种准入,可提高企业研发、生产与供应多品类儿药品种的积极性,可逐步缓解儿童用药短缺的问题。例如:在地方儿药采购与使用方面,可否参照福建阳光采购儿药遴选方法,即经企业申报,对具有儿童明确用法用量且适宜儿童服用剂型的治疗性药品,可按儿童用药招标采购。在医保报销方面,西药通用名称中表达化学成分的部分与《医保目录》中名称一致,且法定说明书中明确适用于儿童的,其剂型为能够提高儿童用药顺应性的口服液体剂型、颗粒剂、口服散剂、栓剂、滴鼻剂的药品,地方在制定医保目录或医保报销时,建议考虑给予政策支持。在确定支付标准方面,对于具有明确儿童用法用量的治疗性药品,最好单独制定支付标准,不宜参照成人的用法用量进行折算支付价格。

  最后他补充道,作为生产企业,希望国家和地方能持续推进并完善保障儿童用药的相关配套优惠政策,只有保障企业投入与合理产出,才能激发儿药市场活力,才能吸引多方资金参与研发与创新等,才能真正地解决我国儿童用药的问题。


百家争鸣

  虽然我国儿童药匮乏,儿童用药仅占整体药品消费市场的5%,但随着儿童药日益得到重视,未来儿童药市场潜力巨大,儿童药市场是否会成为各大药企必争之地?药企又该如何参与到市场竞争中,争夺这样一块“大蛋糕”?

  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朱学庆:

  如果国家政策切实落地,具有极强的吸引力,不仅会成为各大药企的必争之地,也将会引入资本市场的强烈关注。儿童是特殊群体,各方面发育得不健全,同一药品的治疗窗,儿童和成人或可能存在明显差异,这样对儿药研发和生产企业提出极为严格的要求,既要考虑儿童用药安全,还要充分考虑儿童用药的依从性。

  在新产品开发方面,儿童临床试验难度大、成本高、周期长;在生产方面,单位包装的平均生产成本较成人用药高;在销售方面,临床医师考虑儿童用药安全,会慎选儿药新产品,增加企业临床研究成本和学术推广成本。因此,专业研发和生产儿药企业如康芝药业,儿药品种结构较为丰富,有多年用药基础和品牌信任度,其康芝松(止咳橘红颗粒)和康芝泰(盐酸左西替利嗪颗粒)等品种深受医生和患者的信赖和好评;在产品开发与学术推广等方面,有着相对较为成熟的路径和流程,其他企业贸然介入医疗终端,会存在风险,但OTC终端与医疗终端不同,或许存在机会。

  重庆希尔安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犁:

  目前,儿童用药存在市场利好与限制因素共存的现实情况,但随着社会发展,二胎政策放开,国家对儿童用药扶持政策的逐渐落地,未来的儿童药市场潜力确实巨大,从企业发展角度上说,能获得政策倾斜的儿童用药市场一定会成为各大药企激烈角逐之地。

  做为一家专注中药发展的企业。我们认为在儿童用药市场,中药企业有相当多的竞争优势,第一是中成药毒副作用小,这是国内消费者的基本共识,也是儿童市场的诉求之一。第二是近年来针对中药儿童适宜剂型也有了新的突破,中药剂型已不成为儿童用药习惯的障碍。第三是我国拥有丰富的中药资源,形成中药独家品种并在招标准入方面获得竞争优势。所以我们针对上述竞争优势,选择聚焦儿童用药相关的疾病领域或市场细分,通过数据筛选规划儿童用药组合产品,希望在新一轮的市场竞争中取得领先。

  贵州润生制药集团董事长陈修仕:

  随着儿科市场蛋糕越做越大,很多有儿科药品市场的企业开始重视和布局,未来几年儿童药品市场将成为各大儿科药企必争之地。我建议一是合理布局市场,聚焦资源,做精做专儿科市场;二是创新营销模式,加大儿科品牌的打造力度;三是提高儿童药品的质量管理水平,保障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做到永续经营。

  目前,我们润生制药就是利用旗下右旋布洛芬栓和儿脾醒颗粒儿童专业用药,通过布局诊所市场,在全国培育万名基础儿科名医,打造万家知名儿科诊所,让每一位儿童得到及时准确的诊疗服务。

下一篇:没有了

微信公众号:honzpharma

Copyright ©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11003049号-3 (琼)-非经营性-2011-0003 Powered by vancheer